殷笙

【坤廷】露骨

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蔡徐坤×朱正廷
·平淡文学
·一篇半存稿,明天考试,今晚要早睡,明天写不敏感番外
·一发完,初写时心境与现在已有不同,ooc我的,故事我的


————正文开始————


1.


露骨:比喻用意十分显露,语不含蓄,毫无掩饰或假装的状态。


2.


我是一名普通的旅游爱好者,今天的这个故事要从我入住一家民宿开始。


我入住的这家民宿是在一座山头上,除了拎着箱子上山使我累到想骂娘之外,这家名民宿真的是我这些年来遇到的最有意思的民宿。


开民宿的是两个很好看的小伙子,到底有多好看呢?四个字概括一下:惊为天人。


两个人长得七八分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全然不同。


年纪小一点的呢姓蔡,长得很有攻击性。他就像是一团火,是那种明知道接触就会粉身碎骨也要不断靠近的存在。蔡先生好像很喜欢染头发,隔三差五的就去换发色,他的声音很特别,单薄里带着真诚。如果幸运的话,晚餐后能听见他在院子里唱rap。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呢姓朱,长得很灵气,打个比方吧,谪仙。他就像是一汪泉,是那种温柔细腻到骨子,指尖都带着温度的存在。朱先生很喜欢买买买,每天都能看到他收到各种各样的包裹,他的身段很好,如果早上起的足够早的话能在院子里看到他压腿或是简单的几个舞蹈动作。


一开始,我以为蔡先生和朱先生是兄弟,但后来,我知道我错了。


3.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们之间关系不一般呢?


大概是蔡先生温柔又无奈的望着朱先生笑的时候。


那是我住进来的第一天。


那天天气很好,用一句烂大街的话来形容那就是: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我下楼准备吃早餐的时候,蔡先生刚刚晨跑完从外面回来,而朱先生正躺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睡回笼觉。


蔡先生一进门就直接往沙发那儿走,我看见他蹲下来捏了捏朱先生的脸蛋。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不符合他攻击性外貌的温柔:“贝贝,回房间睡,在客厅会着凉。”


“不要,不想动。”朱先生听上去懒洋洋的,带着小气泡的嗓音里藏着撒娇。


“听话。”明明是年纪比较小的弟弟,但此时的蔡先生像是带着小朋友的大家长,而他眼前这个小朋友特别的任性:“嗯~kun~”


我不知道朱先生说的究竟是困还是坤,但不论是哪一种,朱先生都在撒娇。


显然,蔡先生很吃这一套。面对朱先生的撒娇,蔡先生摇了摇头,他轻轻勾起唇角:“真拿你没办法。”


真拿你没办法。


一句听上去很无奈却字字句句透着宠溺和纵容的话。


接着蔡先生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再下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条粉红色的小猪佩奇毯子,他小心翼翼的把毯子盖在朱先生身上,就好像朱先生是一朵蒲公英,生怕自己一个用力朱先生就散了。


真心实意的喜欢是藏不住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毫不掩饰的在同对方说情话。


那时我想,蔡先生是喜欢朱先生的。


有多喜欢?


大概喜欢到骨子里吧。


4.


真正确定他们是一对是在蔡先生腼腆的举着自己的右手眼睛看着朱先生给我看他无名指上的素银戒指对我说他已经结婚的时候。


蔡先生说得坦然而幸福,当时,朱先生却只是低着头默默地转动自己无名指上的素银戒指。


那时候我觉得,朱先生大概是不喜欢蔡先生的。


晚上的时候,朱先生的朋友来电话,他看了眼蔡先生起身跑到院子里。


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特别是女人。作为一个俗气又八卦的老阿姨,我问蔡先生:“你俩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蔡先生挑了挑眉:“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哎,你要听故事么?”


我点了点头:“乐意之至。”


“从前有一个有梦想的少年,他在一个比赛里遇到了同样有梦想的另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比他大却单纯的像张白纸,一开始他觉得少年和以前的他很像,所以他不自觉的会靠近少年,不自觉的会保护少年,大概是他觉得保护少年就是在保护那个回不去的自己吧。那个时候的他觉得自己对少年仅仅只是保护欲。”


“感情大概是所有人都解不开的难题,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俗套又很不意外的,他喜欢上了那个对谁都很好的少年。他对少年告过白,第一次的时候,少年却拒绝了他。少年说他为了走上这条路放弃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少年说他虽然后悔过但现在很快乐。少年不希望他后悔,至少在少年心里那会儿的他值得更好的。”


蔡先生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他说的很慢,他摸着下巴似乎在考虑合适的措辞,或者说,他似乎在考虑最能代表当时心情的词汇。故事里的少年和他指谁,我自然是听懂了的。


我觉得我应该收回刚刚那句我认为朱先生不喜欢蔡先生的这句话。


朱先生应该也是喜欢蔡先生的吧。


从当时少年拒绝他开始,少年对他大概就已经不是初遇时的感情了。


“那后来呢?”


我看着蔡先生。蔡先生低头笑了笑,他看了眼院子里突然笑起来的朱先生:“后来啊……后来他就缠着少年呗,缠了五六年,大概是实在是怕了他,少年就同意啦。”


蔡先生并没有用多余的词汇说从告白到在一起之间的全部过程,他的语气不像刚刚那么认真,似乎调侃的成分更多一点。


算了,每个人都有不能提及的往事。大概过程相较于现在的幸福实在是太过于苦涩,所以不提也罢。


“你后悔过吗?”


别误会,我这么问没有其他意思,我那完全是出于一个八卦老阿姨的少女心。


这时候朱先生打完电话回来了,瞧他进门,蔡先生眼睛瞬间弯成了一弯月牙,他望着朱先生:“后悔啊,太后悔了。”


朱先生听到这句话后反应很奇妙,他握着手机举过头顶做出一副凶巴巴要打人的样子,很快他又把胳膊放了下来一脸无所谓道:“好吧,正好让昊昊和丞丞来参加咱的离婚典礼。”蔡先生一听马上过去把朱先生勾在臂弯里。


“我后悔没有再早点遇见你和你结婚啊小傻子。”蔡先生说。


瞧着小两口旁若无人的腻歪,作为一个大龄单身女青年,我只能打着嗝先回房间里,不然我觉得我大概会报社。


5.


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我听到过许许多多的爱情故事,好的,坏的,幸福的,悲伤的。即便如此,我依旧对蔡先生和朱先生之间的故事感兴趣。


网络有的时候真的是个非常有用的东西。


从我见到这两位先生的第一眼起,我就能感觉到他们不应该只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民宿老板,果不其然,关于他们,三言两语实在是难以言明。


我似乎终于懂为什么蔡先生喜欢染头发,因为早些年朱先生说他要新鲜感。


我似乎终于懂为什么这家民宿在一座山头上,因为朱先生说要和喜欢的人隐居山林。


我看了很多,从两位先生出道成名到现在归于平凡,包括蔡先生调侃轻描淡写过去的那段所谓的“追求岁月”。


我不知道两位先生是如何走过那段充满了谩骂,诅咒,批判和反对的“追求岁月”的。我现在只知道虽然他们的生活里不再有镁光灯,鲜花和掌声,但今后他们至少有彼此。


6.


蔡先生的感情向来露骨,就像他给人的感觉,有攻击性,有占有欲。他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每句话都在对世界宣布他的欢喜。


朱先生的感情比较含蓄,似乎总是在细节里表现自己的浪漫,像涓涓细流,不知不觉就淌进了人的心里,像烟一样难以戒掉。


哎呀,我不知道究竟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形容才算贴切,他们之间有一种很特别的气场,明明一个如火,一个似水却偏偏和谐的不得了。


我知道,两位先生之间一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网络上也没有的故事,但是我没有时间去探究了。


就让这些也许好也许不好的故事成为两位先生的独家记忆吧。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好行囊去下一个地方,遇到下一个故事。


————end————


晚安,祝我考试顺利。

评论

热度(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