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笙

【坤廷】少年自有他的山海

徐洛洛洛:

/短/温情路线/提前的0802生贺文











00.


他要创造属于他的山海。













01.


很久之前,我在接受访谈时,主持人让我说出一个印象最深刻的人的名字,我低下了头,认真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蔡徐坤。

我说他努力,他谦卑,他静如止水。但我又说他霸道,他固执,他说一不二。

主持人问,“那你认为这些都算是他的优点吗?”

我说,“是啊,如果硬要说这人有什么缺点的话,应该是太有责任心了。”

主持人笑着说,“你这哪里是在说他的缺点。”

我也笑了,“怎么会呢,这明明就是缺点啊。”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的话点到为止,直叫人心里痒痒的,但你又不好刨根问底,只能把问题吞回肚子里,自己默默消化。

我从来都不想给蔡徐坤一个太过明确的标签,似乎是在心里认为,这样的话,蔡徐坤就不是蔡徐坤了。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他是明媚的,灿烂的,散发着如太阳一般的热度与光亮,他天生就拥有着吸引他人目光的魔力,尤其是在舞台上时,他站不站在中间那个位置都没有关系,因为太阳永远是最耀眼的存在。

后来我们熟了,关系越来越好,彼此交换过去的故事,然后展望不可预知的未来。廊坊初雪那天,我和蔡徐坤并肩,看着周锐和昊昊兴奋的在雪中嬉闹,他们无忧无虑的笑声让我在那一刻忘记了比赛的紧张与惆怅。

他们玩得开心,我们笑得夸张。我扶着蔡徐坤的胳膊,忍不住吐槽,“好幼稚啊,你们两个。”

我的话音刚落,周锐就端起一个巨大的雪块砸在了钱正昊的身上。瞧着一脸懵的钱正昊和乐得快要飞起来的周锐,蔡徐坤在旁边笑开了花。

一朵开在了我心间的,妖冶的,张扬的红玫瑰。

也是那天,我和蔡徐坤从全时买完夜宵,廊坊的雪还在下。我俩紧紧靠在一起取暖时,蔡徐坤和我说,我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的。

我笑他真是少年老成,他的目光却坚定而炙热。

他说,正廷,我想我们一起出道。







再后来我的梦里经常出现这幅场景,少年与他炙热的目光,快要灼烧了我的眼睛,他的身后,似乎是海市蜃楼,崇山峻岭与一望无际的大洋。

我却怎么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可当终于有一天,我听清楚了这句话时,才发现我们已经分开了好久好久。






他说,正正,你能不能别忘了我。
















02.


在平素的生活中,我尽量不去回忆在大厂的时光,因为一想起,总会忍不住落泪。尤其是一边听着尤长靖当年唱的《昨日青空》时,就会开始怀念那里的每个人与每件事。

我这人一般不记事,但要真记住了某件事,多细节的部分也能抠出来。可我从没意识过,让我记忆最深刻的,竟然是蔡徐坤的眼睛。

舞台上,他的眼睛明亮而招摇,而私下,他的眼睛柔和而内敛。






蔡徐坤说过,他最爱的舞台是《巴比龙》,因为他在这个舞台上展现了一个少年的蜕变与他对梦想的执拗。他从不吝啬与我谈论他的梦想,我也不厌其烦的听他说过无数次,他希望他能成功。

可我不懂他想要的成功是什么,他也不曾与我说明。直到合作舞台那天,我们一起坐在后台看演出,我终于打算找他问个明白。

我问他,“坤坤,你说的成功,究竟怎样才算成功?”

是得到某个世界级别的奖杯,或是做出一个亘古流传的作品,又或是做出的成就让世人会去永远歌颂你。

冥冥之中,我似乎有预感,这些都不是他最想要的。




“我要创造一座高山,一片大洋,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说,“我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山海。”

那一刻我才明白,或许蔡徐坤生来就是不同的,他有野心,却养晦韬光,他有锋芒,却避而不露。他是一头凶猛的狮子,匍匐着等待,安静的守候,绝不急功近利。

他的独特源自于天赋,他的奋发源自于后天,他的谦卑源自于教养,他的淡泊源自于心性。







他在我心里最耀眼的模样,是出道夜登顶的背影。那是万众都在仰望他的时刻,他在顶端,万众之中包括我。

他与我拥抱时,似乎在那一瞬将所有的情绪都暴露,兴奋、委屈、激动亦或是其他,在那一刻毫无保留的全部释放。我安慰着叫他不要哭,他却委屈巴巴的哭得更惨了些。

那一刻我才明白,这个想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山海的小孩,也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罢了。

谢幕后他来化妆间找我,这个时候的他兴奋得如同一头幼狮,拉着我一个劲的说他有多么的开心。他向我传达喜悦,我全盘接收,再把自己的喜悦传送给他。




感谢那个辉煌的夜晚,我们可以肆意的交换着彼此的愉悦一整夜,却乐此不疲。















03.


我最爱上海站的第一场见面会,因为那里残存着我们最初的模样。若说大厂保存了我们不为人知的汗水与努力,那上海便保存了我们踏入这个圈子最初的朝气蓬勃与意气风发。

实话实说,其实我喜欢每一场巡演,短短几个月,我们去到很多城市。每次上台前,蔡徐坤都会和我说,你瞧,正正,我们又一起路过了一个城市。

我说,是呀,又有一个城市记录了我们的足迹。

直到武汉站的最后一场巡演结束,我们聚集在化妆间里讨论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蔡徐坤忽然挤到我身边,悄悄的和我说,“你瞧,正正,我们已经一起走过那么多城市了。”

我笑而不语。只听他继续说,“我们会一起走过更多的城市。”

他坚定的目光与因自信而上扬的嘴角实在太美好,使我迷失了方向,只想沉溺其中。





“你今天在台上喊玛丽莲·正廷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我挥着拳头在他眼前晃了两下,“battle方式你选,不用太温柔,别见血就行。”

他笑得眉飞色舞,“那可不行,我怕伤了你。”

“你这是小看你廷哥?”

“那倒没有。”

我挑眉,“那你认输吗?”

他摇头,“不认输,但也不battle。”

我不解,“为啥?”

他摸着下巴,一字一板道,“可能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




若说一眼万年,似乎就是跟前这般境地。天边晚霞,山间明月,还有夜晚不睡觉的星星,都不及你我偶然之间的相视。

然后心里有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在说。

是了,就是你了。





我愣神的功夫,错过了最好的询问时机,助理忽然推门而入催促我们动作快点,漂亮又负责的小姐姐皱着眉头说,同学们,航班不等人啊。

蔡徐坤拿起包就往外走,也不等其他人。Justin拿着我俩的背包,小鬼推了推我的肩膀,“正廷,愣啥神呢,大部队都走了。”

他们俩瞧我半天不动,又喊了几声。Justin一边接着尤长靖递过来的小面包一边喊我的名字,身侧的小鬼再次推了推我。

站在门口的范丞丞忽然回过头,他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正廷,你怎么哭了?”






那晚我向天上的弯弯的月牙许了愿,愿风声能带着我的温度,于我不在时,可以替我温柔的拥抱那个大男孩,给他安心与自信。

如果可以,替我告诉那个男孩,我会很想他。


















04.


男孩去创造属于他的山海。

而我在月光下等他归来。


















05.


你问我后来怎么样了?






大约是范丞丞的合约到期后放弃续约并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正式向演艺圈进发。Justin也没有选择续约,他和范丞丞共同进退,甚至成了他工作室下的艺人,明明在圈子里摸爬滚打的那么多年,却仍旧每天努力而认真的继续学习如何做一名好的创作人。

尤长靖成为了一名很优秀的歌手,在全国各地甚至海外上百场的巡演,他的每场演出都座无虚席,他的音乐作品荣获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金曲奖项。

林彦俊和陈立农在音乐领域拥有不小的成就后,演艺事业也节节高升,片酬不断。王子异和小鬼潜心钻研各类rap风格,皆获得不小的造就。我听说近日有个关于嘻哈选秀的节目就邀请了他们俩去做导师。




而我和公司合约到期后也选择停止续约,我规划了几个国家准备去旅行,趁着还年轻走出去看看世界的光怪陆离。

去马尔代夫享受阳光沙滩,去贝加尔湖感受心灵洗礼,去东京大阪探寻樱花大道,去LA回忆青春过往。



我会去很多地方,路过很多城市。

npc解散的前一天,我们九个人聚在一起围成圈,肩搭肩的说好了,npc是解散了,但我们永远不散场。大家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我想,这便是我们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06.


我回国那天,范丞丞和Justin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悄悄跑到机场来接我,两个小孩裹得严严实实,整得我都差点没认出来这俩祖宗。

范丞丞压低了声音说,哥,今天长靖和农农来北京了,叫咱们小聚一下。

那时我就有预感,我可能要和他重逢了。

在保姆车上时,Justin试探着问我,如果有机会和蔡徐坤再见,你会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我说,我想拥抱他。




范丞丞和Justin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目光里都看到了手足无措的自己,他们作为某些事的见证者,似乎比我还要紧张。

在门口迎接我们的是尤长靖,他瘦了许多,中文咬字却依旧和许些年前一样生疏,我笑他这么多年都没有练好发音,他仰着脸说这是他独一无二的特色。

陈立农也长大了,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可那如同向日葵般温暖的笑却没有变,尤其是看到我们后,愈发灿烂了些。

陈立农说,“正廷,有人等你好久了。”






落地窗前站着的黑衣青年,挺拔俊朗,一双缀满着星辰大海的眼眸,沉溺着柔情与欢愉。与我对视时,毫不压抑满满溢出的喜悦。

蔡徐坤。

无论多少年,每当听到这三个字,总能叫我心神荡漾,那朵开在我心间的,妖冶的,张扬的红玫瑰总会再次盛放。

屋里不知何时只剩下我们二人,他终于向我走来,恍惚间,我看到他的身后,竟是重峦叠嶂与无际大洋,比当年更加宏伟壮观。

他说,好久不见。我说,是啊,但我没有忘了你。

他片刻的愣神后,是不服气的语气,“我也没有忘了你。”

我笑着说,“可后来,我向流星许了愿,希望我不在时,它能代替我吻一吻你的眼睛。”

他张了张口,却被我打断。我问他,“蔡徐坤,你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山海了吗?”

他说,“是啊,早就成功了。”

我说,“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了吗?”






或许流星太忙,顾不得帮我亲吻你的眼睛。那我便化作星光,亲自来找你。



















07.


若说月色太美,星空绚烂,都不及眼前人分毫。

他说,蔡徐坤,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了吗?

有啊,有句话,我想说了一生。


















08.


我爱你。















09.


给他一座山

给他一片海

将万物都赐予他








他将一切都给你






Fin.





———


阿卡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生生不息的小孩,有时我想我们的年龄明明差不多,为什么我总是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同龄人的气息。

后来我才明白,他一直在被迫成长。

从最初星动到土偶,我也算是半个见证人,他的蜕变太大,甚至当我去看土偶时,已经认不出来他是当年星动里那个懵懵懂懂的小男生。

阿糖的过去我不是很了解,但他和Justin在韩国的互相扶持一直是我的泪点。我爱阿糖是因为他的温柔和笑容,有些人或物,叫你一眼看上,就喜欢得要命。



因为八月份要去贝加尔湖旅行,所以提前把卡总的生日文放出来,再提前祝他生日快乐。



你们始终要坚信,他们都是值得我们去爱的少年。



———



徐洛洛洛文章汇总:
http://xiannu646.lofter.com/post/1f6ef309_ee7ac9a5

评论

热度(557)